荔枝贷app下载

省附一医。

特护病房。

病房外头,聚集着《我不是医圣》栏目组的成员,皆是满面萧瑟。

“方台长亲手打造的栏目,刚通过这个睡美人病而名声大噪,怎么他也跟着睡下去了呢?”

“你们说,方台长该不会也被投毒了吧,节目刚播出来,他就成这样了,太邪门了啊。”

“**不离十了,你们没听医生说嘛,连医院都查不出昏睡的原因,呼吸这些都正常,又不是植物人,摆明了重蹈覆辙嘛。”

“太丧心病狂了!肯定是毒药的幕后研发者,看到我们曝光了毒药的真相,想要灭口警告我们别再掺和了。”

“坚决不能向恶势力低头,毒倒一个方台长而已,幕后黑手真那么能耐,有本事把我们台人都毒翻了啊!”

“怕个球,宋专家不都已经找到医治对策了嘛,对了,宋专家到底什么时候来给方台长治病啊?”

同时,病房内,则弥漫着一股哀伤的氛围。

小乔看着躺在病榻上昏迷不醒的方何华,一脸的沉重。

她看着正埋头趴在床单上哭泣的方何华妻子,劝慰道:“姑妈,您太着急了,姑父很快就能醒过来了?”

夜晚摩登女郎优雅迷人

“很快是有多快?这都两天了!医院这些专家都束手无策。”方妻含泪道:“我们家老方,一向安守本分、规规矩矩,从不跟人结怨,怎么会遭了这样的毒手呢?小乔,你跟姑妈老实话,究竟是不是像传言的那样,你们最近播出的那档医疗节目,引起了毒药研发者的仇视,所以就拿老方开刀了?”

“这个……警方暂时还没明确说法,但我觉得,应该是了。”小乔迟疑道。

她是万万没料到这一变故。

那天,栏目组都正沉浸于收视率大捷的喜悦中,忽然噩耗传来,说方何华在办公室内昏迷。

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,结果医生居然查不出具体的病症,直说生命体征很稳定,至于为何昏迷,还有待研究。

一研究就是两天。

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境况,包括小乔在内的众多电视台人,暗中早已认定,方何华是罹患了跟俞妈妈一样的怪病:睡美人病……不对,应该是睡美男病……呃,还是把‘美’字去掉吧。

而警方介入调查之后,取走了当天电视台的监控录像,说是要调查当天出入过方何华办公室的所有嫌疑人。

结果一查就是两天。

迄今杳无音信。

并且,有关部门要下指示,严密封锁消息,说是避免引发社会群众的恐慌。

而方何华妻子顿时哭得更伤心了,忽的想起什么,道:“我还听说,你们栏目请的那个中医专家,已经找到了治疗的法子,那你赶紧把他叫来救醒你姑父啊。”

“我找了,姑妈,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,但一直关机。”

小乔苦着脸道:“问了医院以及其他跟他认识的人,都不知去向。”

更邪门的是,连宋澈都不知所踪了。

自从节目播出之后,宋澈仿佛人间蒸发。

最初,小乔以为宋澈是生气于栏目组给他打了马赛克。

但现在,她更有理由认定,宋澈很可能是被有关部门征调,参与到了抓捕毒药研发者的行动中。

或者,也有可能,警方要保护宋澈的人身安。

毕竟宋澈破解了“解忧药”的药效,无疑成了毒药研发者的眼中钉。

这节骨眼,再想让宋澈露面,可由不得他们置喙了。

正当心思沉重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

一个陌生号码。

但不知为何,小乔预感到了一丝希冀,忙接起电话,果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:

“方台长也中招了?”

“宋……”

“别声张,你只管听我说的去做。”

宋澈低声道:“我现在受有关部门的要求,正在从事一件高度机密的任务,这段时间不能轻易暴露行踪。至于你姑父的事情,我也没料到,但你放心,我不会置之不理的,今晚我会偷偷潜入医院,给你姑父治病。”

“你要做的,就是把所有人都支开,也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,否则你我都得有烦。”

小乔心里一动,看了眼姑妈,简单说了个“好”。

电话挂断,小乔随便找了个由头糊弄了这个电话,另外,还让姑妈回家休息,今晚她留在医院守夜。

不过,有一个疑团,始终萦绕在她内心挥之不去:

宋澈曾经提及“解忧药”的功效,只针对那些罹患抑郁症等精神疾病的人。

但方何华可不像是有心理问题,相反每天都快活似神仙,怎么也会中招呢?

看来,这个疑问,只能留待宋澈去解答了……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云霄山庄。

别墅屋内,一个临时布置的通讯室里,宋澈、俞鸿啸等人正看着监控画面中的特护病房。

又反复看了眼昏迷的方何华,俞鸿啸道:“确定这么做,不会危害方台长的身体健康吧?”

“就是扎了麻醉针,没那么严重。”

宋澈笑道:“名侦探柯南里,柯南每次破案,用麻醉针把毛利小五郎射得千仓百孔,都没见出过事,现在就让方台长睡两天,妥得很。”

“动画片能是一回事嘛,只扎一针,我不会说什么,但你说说,这两天里,你往方台长的身上连续扎多少针了?”俞鸿啸没好气道。

“正常来说,我的麻醉针差不多能维持三小时,但方台长以往造得太厉害,身体早已透支,麻醉正好催发他进入深度睡眠,因此两天时间,才扎了十针多。”

宋澈说的时候,还略显惋惜。

俞鸿啸的嘴角一抽。

他愈发确定,这小子是存心“公报私仇”。

一想到方何华每次快醒过来,就是一针扎下去,让他连睁眼的机会都没有,这得有多憋屈啊!

“手里留点情,回头好好跟方台长解释一下,道个歉,毕竟人家也是摊上了无妄之灾。”俞鸿啸无奈道。

“好的,俞厅长。”

宋澈义正言辞的说道,接着又用手机联系上了徐乔恩,道:“注意时间,方何华可能又有要醒过来的迹象,你再过去给他补一针,让他可以一觉睡到天亮。”

“……”

俞鸿啸的眼角也是一抽。

索性不再多说了。

而另一头的徐乔恩则不无担忧的道:“宋澈,你老实告诉我,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如果你这次不给我一个合理且合法的解释,我不会再帮你做这件事的!”

“徐医生,咱们认识这么久了,我有坑过你么?”宋澈道。

徐乔恩腹诽你坑我还少了,但仍然警惕的道:“你是不是又像上次那样,正在参与秘密行动?”

“既然是秘密,那你还是好好保密吧,这涉及我的人身安。”宋澈道,“同样,你扎完这最后一针以后,就不要再管这件事了,今晚最好也不要呆在医院,听到任何动静,都别掺和。”

“……你就使劲作死去吧!”

徐乔恩没好气道:“总之,一切小心,别把自己搭进去了!我可不希望在病床上看到你!”

听着挂断的忙音,宋澈喟然苦笑。

这世上,能义无反顾信赖自己的,徐医生始终是最前面的那个人……

这时,俞鸿啸忽然又道:“宋澈,我总觉得你这个策略,有些想当然了。药神他们,明知道方何华跟他们无关,不可能会为了这个无关紧要的诱饵而上钩的。”

“没错,单凭方何华这个小诱饵,确实远远不够吸引他们。”宋澈微微一笑:“但如果加上我这个诱饵,想必他们明知这里面潜藏着陷阱,也要扑上来咬我一口!”

“可问题是现在除了你可以当诱饵,许芊芊他们也可以当诱饵,他们未必非得咬你。”俞鸿啸皱眉道。

宋澈不答反问,“许芊芊、吴碧君他们现在如何?”

“准备明天凌晨启程来天州。”俞鸿啸道:“我调派了一些精锐的便衣乘车护送,设下天罗地网,药神如果敢半路截人,那我倒是很欢迎他们自投罗网!”

吴碧君得知许芊芊即将被送往天州,考虑到侄子小康乐的事情,就决定一同前来。

俞鸿啸求之不得,把人都集中在一起,反倒便于保护。

“不会的,他们暂时还不会动许芊芊、吴碧君他们。”宋澈道:“因为除了我们,还有许步前在庇护他们!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俞鸿啸的脸色一变,骤然想到了什么。

宋澈的意思,他听懂了。

即便许步前穷凶极恶,但不可否认,这个巨枭相当重情重义,特别是对家人。

许芊芊和吴碧君,都是许步前最看重的至亲,无论如何,他都不会把许芊芊和吴碧君列为灭口对象!

“许步前是药神组织的核心成员,权力如何不确定,但可以确定他知道了很多内幕。”宋澈沉吟道:“如果我是许步前,知道药神准备灭口,肯定会力阻扰,甚至拿泄密作为要挟,保护许芊芊和吴碧君的安。”

“所以,选来选去,他们心目中最合适的灭口目标,就是我了……但这只是暂时的,如果我迟迟不现身,药神他们被逼急了,一样会对其他人下手。”

“这时候,我得适时的跳出来,让他们有机会扑上来咬我一口,今晚,就是时候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