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向日葵视频app二维码

() 李枫自认为很潇洒的说完,一直很想尝试这种作为长者身份的教育其他人,这一次是终于实现。

如果放在以前,绝对会被贴上疯子更疯了的标签,而现在,所有人都在深思着李枫说的话。只要有实力,扯淡都是有道理。李枫不会不懂这些,更何况自己说的还真是一路走来的真情实感,消除掉一些不能透露的部分外,都是自己真正的总结,非常有说服力。

好为人师这种事,放在现在大部分否会有这种心理。现如今,教导别人,也是满足自己的一种**。因此经常出现很多人不懂装懂强行教育他人,或者说碰到什么事都要插一手,导致越来越多的人不想听他人说教。

但现在,所有人都诚心诚意的听着。如此感觉,怎能不爽。如此,让李枫爽了好一阵。

“时间到…”

“驻守”

李枫刚要提醒,突然杜月雨抬头说着。

“哦?”

李枫兴趣来了,对于这个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破局的场景,杜月雨会如何去解,很感兴趣。

“教官英明啊,现在出去无异于送死,还是防守好”

“但是防守更是慢性死亡,教官请您三思啊。也许我们一时之间比前往城镇安稳,但更多的是茫茫无尽的黑暗。我想象不出为什么慢性死亡的防守,会比果敢的进攻要好。教官,您该不会是怕了吧”

“你怎么说话呢!教官一路走来的决策多么正确你还看不出来吗。你能够想到的教官怎么可能想不到,别拿你这低劣的思维来当跳梁小丑。”

清新气质美女肤光胜雪高清摄影图片

“你懂什么,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我只是提个醒你至于吗”

“哼,杠精”

“你才杠精,找死”

杜月雨刚说出两个字,还没说其他的,到时同学们先内讧起来。看着这支队伍,虽然不能抢行要求每个人,但李枫庆幸自己不是领导者。

“安静”

杜月雨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,确仿佛有魔力一般,让周围的人只感觉到一阵阴冷。

有点意思了,李枫看这杜月雨的领导力,笑着示意其继续。

“我选择防守,因为进攻危险性太高。有效降低危险性慢前进,既费时还因为主动出击,增加遇到敌人的概率。如果所有人都是赌徒,有些时候不得不赌,没有两其美的方法,但这个概率似乎有些低。根据说法分析,只要是踩中任意一个陷阱,我们都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状况。即便是李枫同学,假如中了麻痹陷阱群,恐怕也不会多好受。李枫同学,我想先确认下,是这样吗。”

杜月雨盯着李枫询问着。

“虽然不想承认,但似乎是这样。陷阱这个东西属于被动防守,如若使用恰当,本身就属于能够对远超于自己能力的敌人造成伤害。所以这些陷阱的威力,我认为不会低。就算一两个对我造不成困扰,不小心踩到连锁的,肯定我也会阴沟翻船。当然这也只是理论,我并未见到过真正得陷阱,但我也不想以身试验,看看它的威力有多么大”

李枫的回答让杜月雨连连点头,看来一步步正符合她的理论。

“正如李枫同学说的这样,我们必定不能踩到陷阱,所以急行军这种纯粹的赌徒行为,还是概率极低的赌徒行为我不认同。如果谨慎前行,那么时间就会无限拉长。白天我们都碰到那么多次伏击,晚上不可能。假设我们人人都无限精神实力强横,一边打一边走,计算上所有的时间,赶到城内理想情况下也要四个小时附近。”

“而如果选择驻守,不必赶路,找到一处适合的地方进行固守。首先我们在警觉方面更加占有优势,其次不移动,也能减少遇到怪物的概率,远远低于赶路。当然缺点就不用我说了,时间长,休息也可能不会有多好。本身这两者对比,我比较倾向于驻守,但是现在,我认为驻守是最佳的,那就是李枫同学的这个结界”

说到这里,杜月雨两眼放光,显然这种神物对于她而言也是诱惑力十足。谁都渴望有一个这样方便的道具,休息好才能够补充精力,这在任何任务中都是极其重要的。

李枫感觉到一阵寒意,然后发现就连王诺都快流下口水,看这李枫手中的东西。对于喜欢野外生存的他,这种道具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强大。因此就连看上去最稳重的他,也忍不住露出一幅贪婪地模样。

“不是吧,我怎么感觉你们马上想把我扒光似得”

随着杜月雨说完话,所有人是意识到这种逆天的东西就再李枫手中,一个个就像是吃了春药的男性见到了一个性感的美女,恨不得立马扒光。

要不是有李枫先前的那句警告,现在恐怕免不了会有什么毛手毛脚的人。

“疯子,谁让你有这么好的东西,眼馋一下人之常情。”

“对啊,你小子之前都没有说你那么强,我还口口声声说要罩着你。这下完反了,谁罩着谁啊。”

老闫的话让李枫有些不好意思,自己也不是刻意隐瞒,只不过被一步步误会自己也不想解释。

“这个…其实我只是没想到一步步误会的这么深,我也没想说什么也没想隐瞒。不过放心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都会帮,大家就别盯着我手中的这个装置了。它已经与我绑定,在看也没什么用的。”

李枫笑着说道,却不料刚说完,立马一个身影朝自己扑来。

“谁信你,这是我的了!”

“找死”

李枫一眼看到这个身影,正是之前与自己积怨的张房鑫。本来多次选择饶恕的李枫不计前嫌,不过还是长个心眼。这个突袭速度,虽然说是突然,但在李枫眼中就像是慢动作一般。

对方刚伸出来一只手,朝着李枫手中的小型结界装置就要抢夺。李枫是直接伸出手来,连魔法都没用使用。纯粹用自己身体强度,将对方的手直接打飞,整个人被打出去。

张房鑫的身体如同断线木偶,整个人撞到结界内部边缘,刚吃痛一下,又从结界上面掉下,在地面摔了个结结实实。

死心不改,李枫心中已经有些愤怒。这得亏自己是双向闭塞的结界,如果是单向通道,这个人已经是死人一个。

怎么就不能这样让这个屡教不改的人死亡,李枫有些懊悔,更有浓浓的恼怒。

再一再二不再三,训练馆见面是第一次,进入游戏前是第二次。已经给了他两次机会,还是意图第三次的挑衅,李枫很生气。

悄悄手中透露出一股黑色的气息,悄无声息的钻入张房鑫的身体内。

没有什么比暗元素更容易行使暗杀,这种无声无息的借刀杀人,也只有暗元素最得心应手。

李枫是确确实实下了杀心,自己使用黑暗侵蚀来进行破坏,这已经是第二次。

“兄弟,我都说了这已经绑定,你怎么就不信呢”

已经实施好小动作,李枫却笑着脸朝地上的人伸出手去。

这样既显得自己大度,又不会落下什么阴狠手蜡的称号。虽然这时候自己生气直接将对方击杀,别人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。不过既然能够立牌坊,李枫还是选择要立下去的。

“没,没事。我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”

张房鑫被整的很是尴尬,在李枫的表演下是里外不是人,甚至可以听到非常明显的来自于其他人的咒骂。

在这次不经大脑的对决中,张房鑫是败下阵来。没有抢到装置让自己出丑不说,还涨了李枫的威风,自己名声臭了,对方却落得个不计前下加强大的称呼。在这场完败的明争暗斗中,让张房鑫最想不到的是,一颗毁灭自己的种子,已经深深埋下。

还在想着如何实施下一步复仇计划的张房鑫,想不到自己能够活下去,就已经是一种奢望。

“我知道你是开玩笑,下次注意点,这种场合就别玩了”

李枫嘴中说着,心中确是期待着张房鑫被怪物秒杀的那一刻,对于这种不入流的小角色,完没有任何在他身上浪费精力的必要。

“教官,我们还是说正事。刚刚你提到我的结界,貌似我说了…”

李枫不想与这个人纠缠什么,反正该做的已经做了,于是乎继续刚刚被打断的话题,向杜月雨说着话。还未说完,就已经被抢先回答。

“理由每一位队员的能力,不是领导者应该的吗”

杜月雨的一句反驳,直接戳中问题重心,让李枫哑口无言。

是啊,自刚刚开始,李枫终于发现问题所在。自己从暴露实力以来,一直保持一种高傲的态度与其他人交流。甚至给杜月雨的问题,都有着致命的失误。

为了体现自己引导为主的步步帮助提升,强调着自己只是帮助,不能考虑自己。但是李枫还是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自己也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员。一时的自大让李枫忘记了这条,只是纯粹站在仿佛指导者的角度,高傲的看待着一切。

自己作为队员,那么合理的使用自己的能力,本就是杜月雨教官应该考虑到的。更何况,这种局面不正是因为自己的战力导致的不平衡吗。

意识到这些的李枫,脸色有些微红。一旁的杜月雨看到,轻微一笑,已经明白李枫所忽略的最重要的一点。对于李枫由于高傲而造成的这种失误,并没有太多的深究,而是继续着布置后面的任务。

“那我就继续说明,刚刚我注意到,在咱们来的路上,有一个比较陡峭的山坡。当时咱们是绕路走的,所以记忆比较深,咱们在那附近休息。首先由一些较强的人员在山脚下进行休整,身上盖上这里的泥土与腐叶,虽然有些脏,为了生存还是忍忍吧。这些东西可以有效遮蔽气味,而陡峭的断崖则可以有效阻挡一边这些怪物的察觉”

“剩下一些人则是待在李枫同学的结界中,结界设置在第一批休息人们的外面,这样保护里面较弱警觉性较低的人,同样在那一侧也能有有效遮蔽第一批休息人员的气息。这样等于将队伍分成两部分,第一部分由左右的断崖与结界保护,配合泥土腐叶。第二部分则是在这个并不算宽敞的结界内。”

“总的来说这样已经将驻守的危险程度降至最低,结合之前的驻守与前进之间的分析,我可以保证,这已经是最佳方案”

杜月雨一口气说出所有的想法,李枫一边听着,一边看向夜幕深处,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,果然有个比较陡峭的断崖。自己一路走来都没有注意到,亏杜月雨在这方面的观察还算细致入微。

啪,啪,啪。

李枫忍不住拍手叫好,好一个分析推理,在已知的情况下,的确是最佳的选择方案。这个方案,李枫是不曾有过考虑的,说明杜月雨的深思熟虑,的确有领导指挥的才能才干。

“不错不错,教官果然了得”

李枫忍不住称赞着。

“别这样了,你早就想到了对不对”

杜月雨却不吃这套,在她看来李枫的拍手叫好,更像是老师在对着自己的学生鼓掌一样。就好像在自己的答卷上,看到了自己想看的答案,有一种完性的身份互换感觉。现在所有人都隐约感觉,李枫才是真正的教官一样。

“不,我可没有想到。实话实说,月雨教官你考虑的的确周,以可知的条件想到这种已经是非常完美。只不过有些事情你还尚不知道,所以不知道我所想的比较完美的方案为何。”

李枫笑着说道,杜月雨的答案,已经非常满意。

杜月雨看着李枫,心中一番复杂。感觉自己已经考虑的足够周,却还未达到最优吗,实力差距那么大吗。想着想着,一时之间失落情绪爬上眉头。

“别烦啊,唉我这态度不知不觉有些以上看下,教官你做的真的很好,是我没有想出来的。至于我为什么会有更好的,完是自己才知道的一些能力。也正是这些,限制了我的想象,我是真的忍不住拍手叫好,你的策略的确不错”

李枫赶紧澄清,可不希望这时候再惹到什么。

“那你说,最佳方法是什么”

杜月雨有些不服,询问着。

顺着杜月雨的话音落地,李枫笑着环顾四周。无论是同学们,学长学姐,甚至是这里的原住民。都在期待着这个不断带来神奇的人,会有什么办法能够在这危机四伏的黑夜,确保万无一失。

“我的意见是…进攻”

李枫宣布完之后,直指身后那片幽暗恐怖的未知黑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