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国产之光官网版

赛维亚拉这个位面怪物种类多,数量也庞大,这是对文明发展极为不利的因素。

乍一看几乎无边无际的怪物组成真的如同海啸般的兽潮,这已经是非人力所能抵抗的了,纵使天仙杀过去,也不能打包票说能100抵抗。

俗话说久病成良医,赛维亚拉的本地人在跟怪物的对抗中获得了不少经验,远远的就能看到城墙那边亮起强烈的魔法灵光,同时,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出现在城市上空,几乎夺走了夕阳的辉光。

林天赐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,但赛莉认识。

她说这是大型魔法仪式的前奏,通常这种用于大规模作战的魔法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。

战略魔法。

通常战略魔法都需要几十甚至上百个法师协力施展,并且在过程中会消耗大量的魔力水晶作为能源,其效果当然也称得上‘战略’。

可以把这玩意儿想象成战术核弹,甚至其强大的威力足以永久性的改变某一地的气候,严格的说伊密尔当初在灰脊山脉释放的法术也能算战略魔法,而且他的魔法作用范围更加夸张,何止是战术核弹,根本就能当灭国的战略核弹用了。

但具体效果林天赐倒是没看见,因为列车转过一个弯,沿着海岸边上开凿出来的山路前进,山体将这一幕彻底挡住,直到五分钟后,他才听到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,以及从山峰的另一头射来的强光。

他也只能坐在渐渐远去的魔导机车上,希望翡翠堡能撑过这一劫。

–‐‐——–‐‐——

长途旅行总是会很无聊的,即便赛维亚拉有魔导机车这种相对便利的移动方式也是一样。

纯纯闺蜜的清凉夏季

因为旅行所耗时间实在是过于漫长,林天赐心里也是特别的着急,于是在第二次换乘以后,就拿着地图驾起青云一飞冲天,打算直接御剑去找梅丽。

——结果不出所料的迷路了。

毕竟是个完陌生的环境,就算有地图那玩意儿也不是gps。

好在林天赐的前进方向倒是没有错,发现自己迷路之后又没费什么功夫找到拥有魔导机车车站的大城,重新让路线回到正轨。

这一迷路的好处是御剑飞行大大缩短了距离,于是又经过一天一夜的列车旅行,林天赐总算到了以女神的名字命名的城市。

当魔导机车缓缓进站,尖锐的汽笛提醒旅客该下车的时候,林小哥儿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,从车顶爬下来。

站在人来人往的月台上,伸手从次元口袋摸出个梳子,试图把吹的乱糟糟的头发梳回去。

受到兽潮印象的并不仅仅只有翡翠堡,坐车旅行的这几天林天赐打听到很多地方都有兽潮出现,这无疑是又把漆黑之魔王快要来的给写脸上了。

不过同样也就导致逃难的人特别多。

经过几次换乘,林天赐本来熬到了有座位,但他这人心眼儿好,每次总是把座位让给更需要的人,比如带着孩子的家长,孕妇或老人这种弱势群体,反正修士身体康健,吹吹风不打紧,就是发型遭了秧,外加连续好几天吹风,差点被吹成傻逼,从车上下来跟睡蒙了似的楞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应该干嘛去……

走出车站,后背三层建筑的车站上方挂着几个像前世霓虹灯广告牌的大字,虽然不认识,但写的应该就是赛维亚拉站这几个字。

车站的正前方则是一片广场,数个小型喷泉点缀在广场之间,附近的花坛里种植着某种开花树,有着淡白色的模样像是栀子花的花朵,香味儿更像是丁香,倒是不难闻,也让吹了好几天冷风的林天赐精神一震。

终于到了地方,下一步就是该去找梅丽了。

上次走的时候林小哥儿大大咧咧,忘了问梅丽要地址,所以他也不知道梅丽在赛维亚拉的准确位置。

不过梅丽是教会骑士团的一员,赛维亚拉这座城市又是教会的大本营,那就直接去教会问问即可。

于是他走出车站伸手拦下一辆三轮车样式的黄包车,让他拉着自己去教会总部。

不知道路没关系,有钱就行。

黄包车司机跟林小哥儿上辈子的出租车司机有不少共同点,都特别能侃。

“小兄弟是外地人吧,一看你的打扮就像是有本事的冒险者,来赛维亚拉找活干吗?”

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‘有本事’的。

“不是来找活儿干的,我是来见个朋友。”

“是女朋友吧,啧啧,年轻真好。”

行吧,林小哥儿也懒得解释了,他被风吹的现在还没缓过劲儿。

说话间三轮车驶过赛维亚拉干净整洁的石板路街道,路上能看见不少托着行李箱显得有些迷茫的人。

“最近有不少外来人到赛维亚拉,治安可能有点问题,小兄弟你自己孤身在外可要当心。”

“都是因为兽潮逃难来的人吗?”

“可不是么,听说好几个地区都被兽潮威胁到了,大家都觉得赛维亚拉最安,这里可是距离女神最近的地方”

林小哥儿心中一动,问道

“那教会的骑士团有没有出发去管?”

“这……说起来有点奇怪,我还真没听说骑士团有出动的消息,以前每次有兽潮出现,骑士老爷们总是冲在最前面。”

兽潮跟魔族有关,乃至跟漆黑之魔王有关,这是连林天赐都分析得出的情报,教会那边知道的比林天赐还要多,应该也理得清这里面的因果关系。

但教会的人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积极行动,是为了稳妥保留有生力量,还是……

他们自己也有点混乱?

林天赐分析出来的信息,他告诉过梅丽,可梅丽相信不代表教会高层也相信。

他们很可能因为突入起来的兽潮有些不知所措,一方面兽潮肯定要去帮忙管一管,但另一方面,如果兽潮只是前奏,那么把骑士团这种有限的战力消耗在对付怪物身上,将来等魔族乃至漆黑之魔王出现的时候就只能抓瞎了。

当然,这只是初步的猜测,情况到底如何,林天赐只有等见到梅丽才能得知。

赛维亚拉这座城市规模庞大,依山而建的城市成阶梯状分布,地势最高的地方,就是教会和城主府所在的地方。

不过赛维亚拉的城主府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,从外面看是一座大型会馆一样的豪华建筑,但门口挂着‘冒险者协会赛维亚拉总部’的招牌,甚至林天赐从敞开的大门还能看到在里面喝酒聊天的冒险者……

赛维亚拉是教会的总部没错,但也是冒险者协会的总部,甚至于这座城市的管理者就是他们。

教会没有实权,也不会去插手任何城市的管理,甚至于赛维亚拉这个女神的教会都没有什么确定的教义,让林天赐始终感觉与其说是教会,不如说更像是同好会。

不过这个位面的人都相信女神的存在,教会方面没有利用信仰夺权是自己的事情,但他们本身的实力不能算弱,手底下十几个专业的骑士团,拉出来比正规军还猛。

教会就在冒险者酒馆画风的城主府对面,一座用大理石对其的尖顶教堂。

说是总部,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气势恢宏,就跟随便那座城里都有的教会差不多,显得有些寒酸似的。

信徒曾经提出集资帮教会建一座更大更漂亮的教堂,但被教会方面否决了,他们认为信仰应该留存于每一个人的心中,而不是化作实物的教堂,那没有意义。

真正的信仰,只有你自己心里的才最纯粹。

正因为如此,赛维亚拉从不展现神迹女神的教会,才跟其他真正能降临的神祇画风不同,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林天赐付了车资,告别一路侃大山的司机,顺着敞开的拱门走进教堂内。

教会并不禁止游人进入,用他们自己的话说,女神赛维亚拉会向任何人敞开怀抱。

加上最近兽潮出现频繁,弄得人心惶惶,所以林天赐一进来就能看到很多人挤在教堂里祈祷。

一排排木制长椅坐满了双手合拢低头祈祷的人们,正中的彩色玻璃窗下面,一座女性的雕塑立在那儿,细看的话还能发现这位女性的雕塑缺了一只眼睛,应该就是赛维亚拉的神像。

神像下面有个须发皆白的老牧师,似乎在主持这场祈祷。

因为赛维亚拉没有教义,她似乎被老百姓认为是能的神,什么出入平安、财源广进,甚至还有人求子的……

先不说这个,林天赐来的时机不太对,这种安静的环境下突然跑去问好像也有点不好。

他站在门口环顾,看看能不能见到梅丽的时候,一个抱着几根卷轴,披着一件米色牧师袍的妹子凑了过来。

她看上去不像是教堂里的牧师,更像是单纯的邻家小妹,脸上还带着星星点点的雀斑,不过这并不是缺点,更平添一种让人亲近的好感。

“先生,您来找人吗?”

应该是教会的工作人员,一看林天赐站在门口没动就知道他不是来祈祷的。

于是林小哥儿也干脆借坡下驴,低声回应道

“是的,我来找一名教会骑士,她叫梅丽修特罗姆,隶属圣蔷薇女骑士团。”

女牧师露出一副‘又来一个’的表情,然后眼皮都不眨一下的扯淡道

“梅丽骑士出任务去了,暂时不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