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没有跟茄子视频一样的软件

 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 “没瞧到那小孩与他长得相像?”

   “说不定只是亲戚啊什么的……”对方努力找着蹩足的理由说服自己。

   王丽白她一眼:“别抱侥幸了,人家长得那么帅,又那么有钱,不是娶白富美,就是娶白美富,哪轮得到你,汤也没你的份。”

   友人恼怒地道:“你怎么知道人家有钱?”仔细看了对方,确实看不出有钱人的标志,只除了气质看起来挺不错的。当然,长得帅的人,通常气质都是非常不错的。

   “因为我认识他们。”

   “啊,你认识人家……”女人声音有些大,都惹来了周围的注目,又赶紧放低声音,“你没说错话吧,你真认识人家?”

   王丽漠然道:“前后也有十年了吧。”

   “真的?那还不赶紧去打招呼?”女人迫不及待地催促。

   “得了吧你,谁说认识人家就要去打招呼的?”王丽拔开女友的手,拎着提包,“时间不早了,走吧。”

   王丽是一间广告公司的文员,专门负责版面设计,技术含量说高不高,因此,她的工资也说高不高。要不是在逛街时碰到了张韵瑶,又被她手中的孩子吸引,就一路跟来,向来节省的她是绝不可能来这种地方消费的。

   “急什么?咱们才来多久呀,又要走,我还要看帅哥呢。”女友不肯走,她左看右看,觉得那男人实在太帅了,帅得没天际,那些所谓的小鲜肉真是弱爆了。

   清纯和服少女对你笑

   “这世上怎会有这么帅的人呢?”女友捂着腮邦子。

   “色女,别丢人现眼了,走吧。”王丽有些受不了她的花痴。

   “好多人都在偷看他们,不差我一个,就让我多看一会儿嘛。”女友不肯走。

   王丽气得不行,实在受不了她,正要离去,忽然一个女的对她说:“哎,我的戒指掉了,麻烦捡一下。”

   王丽愣了下,看着声音来源,只见她斜对面坐着一名女子,精致到像从精品店走出来的。女的长得也很美,古典味十足的瓜子脸,绝对是大美女一个,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态度有些盛气凌人。

   “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?把戒指捡起来。”美女见王丽只盯着自己却不动作,就不耐烦地说了句。

   “你戒指在哪?自己捡呗。”王丽说。

   “在你脚下,你就捡一下呗。”

   王丽低头,果然,自己脚下躺着枚戒指,她没买过戒指。看不出质材,但这美女如此盛气凌人的态度,想来这戒指身价不会太低。就用脚把戒指刮了出来,“是你自己掉的,我没义务给你捡。自己捡吧。”王丽说。

   陌生人确实没有义务给你捡戒指,但美女却怒拍桌子,怒道:“大胆,我这戒指价值连城,有市无价,就是有钱都买不到的,你居然用脚刮?”

   王丽被吓了一跳,很快也跟着拍了桌子:“有钱了不起呀?我又不是你丫鬟,你要我捡我就得捡?凭什么?”

   王丽的友人也声讨那女的。

   咖啡馆里的客人见状,也议论纷纷,没见过这么横的人,平白无故的喊人家给你捡东西,你语气客气些,说不定就给你捡了,你语气那么凶,指气熙使的,稍微有自尊心的人都不会给你捡。

   那美女就与王丽二人怼了起来,王丽也不是吃素的,那女的被她挤兑得恼羞成怒,因为王丽语气刻薄,“长得挺漂亮的嘛,又傍上哪位土豪?这么嚣张?当心点儿,现在还有几分姿色,自有土豪替你撑腰,怕就怕人老珠黄了,一脚踢了你,到时候看到到哪儿威风去。”

   美女气得站起身来,厉声道:“王丽,不认识我了?我可认得你呢。”

   王丽撇唇:“夏雪梅,什么时候显达了?傍上了哪位富豪呀?就得瑟成这样。”她是认得夏雪梅的,以前读大学时,与自己还是同一班的呢,只不过双方都没有好印象罢了。

   王丽就与那夏雪梅互怼起来,一个说对方矮挫穷,难怪没人要。一个挖对方的老底,你一个农户儿什么时候翻身农奴把歌唱?是傍上大款,还是勾引了富二代?有没有修成正果?别正果没修成就跑出来显摆,难看。

   张韵瑶看得有趣,轻声问凌阳:“这两个女的……”

   凌阳淡淡一笑:“你认识吗?”

   “认识,如何不认识。”两个女人她都认识,长得美却态度嚣张的,不正是昨天在饭店里与自己相撞却盛气凌人的那位么?长得普通的,印像更是深刻呢。

   王丽与夏雪梅咬得不可开交,双方嘴皮子都是极其厉害的,相互揭对方的老底。

   “丑人多作怪,指的就是你这种人。以前读书时你妒嫉我长得漂亮,时常在背后黑我。以前我是没办法收拾你,但现在嘛,嘿,收拾你分分钟钟的事。”

   王丽呛回去:“美丽是上天给你的,但光外表长得好看,内心却丑陋不堪的人,那就是蛇蝎美人。我哪有你厉害,读书时代就一张玉臂千人枕,还与校霸滚到一起,学校里我就不敢惹你了。现在又傍上什么大人物了?街霸,还是黑社会大哥呀?”

   两个女人吵得不可方交,大家看戏看得热闹,咖馆的服务员只得上前两边相劝,但无人理会她们,夏雪梅甚至推开夏雪梅,指着王丽,冷声道:“你再嘴硬一句试试?信不信我让你后悔终生?”

   王丽有片刻的心悸,这夏雪梅实在过于嚣张,应该是有所凭仗才是。但输人不输阵,依然挺直胸膛道:“行呀,你来让我后悔终生呀。”

   二人又在那互怼,张韵瑶对凌阳说:“这个王丽估计要吃大亏。”

   “何以见得?”

   “这女的有些不简单。”张韵瑶轻声说。

   “你看出来什么来了?”凌阳问。

   “有点儿眉目,但却一团白雾,看不真切。对了,这女的应该认识你。”张韵瑶是美人,美人对于长得同样不差的女人天然有种抵触情绪,尤其那女的似乎还认识凌阳。

   “你也认识她?”

   凌阳淡淡地说:“去年河北S城12起失踪女性的事件,你还有印像吧?”

   “当然有。”张韵瑶一点就透,“你的意思是,那女的,就是这失踪女性中的一员?”

   “聪明。”凌阳看着她,笑道,“再举一反三拭拭。”

   举一反三?张韵瑶脑洞早已大开,那些失踪女子都是由乾阳大仙带走,经过培训后,就可以输送天界,成为仙娥,尽管只是最末等的仙娥,到底也是神仙。

   “这女的,是仙娥?”

   凌阳点头。

 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虽然今天心情特别不好,但仍是忍不住与大家分享一下,我家小双,经过三个星期的勤学苦练,总算学会跳绳了,哈哈,值得庆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