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莲视频和乐享视频

额间密汗汇聚,面对君晴灵和念冰的‘热情’关怀,君友良自认也不可能当缩头乌龟,沉默了两秒,却还是抬起了头笑道:“我怎么可能有哮喘?我只是觉得突然有些热,可能是跟着蜂鸟肉有关系吧。”

君友良嘴角努力扯出一个十分惨淡的笑容,并且尽量避开与汤心远的对视。

君晴灵一个嘴快:“你不会是中毒了吧??”

“应该不会吧。”念冰再次挪了一下自己的屁股,有些防备,却又不太相信地看着浑身不自在的君友良。

要知道,这蜂鸟虽说是从小以毒物养成,但是你也没听说过,毒蛇的揉就不能吃不是?而且,这个‘小君’的,可是凤彩天的跟班,而旁边的那位又是与凤彩天是极为要好的朋友,他有什么理由要害他呢?

不过,防人之心不可无,万一他真中了毒,而且碰巧这毒害可以传染,那他岂不是会遭殃?想到这里,念冰又往边上挪了两分。

这让不用刻意接近,就能侧头就感受到他气息的君晴灵十分的不爽。

“谁中毒了?”君晴灵泼辣的话还没出口,凤彩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帐篷里钻了出来,看着众人正围在火堆儿边烤肉,昨晚被突袭的忧郁,顿时好了许多。

“没谁。呵呵…小姐,你醒了?”看着突然出现的凤彩天,君友良发誓,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一个少女时,内心表现得这么激动。

不过,这无关爱情,只为解围。

凤彩天一愣,完全没想到君友良会第一个站起来跟自己打招呼,而且,他的神情竟然如此古怪,好似他对于自己的出现,很是开心和激动。

这可是从没有的事。

超暖心圣诞节少女的温馨写真

“该不会是你中毒了吧?”凤彩天怔了一下,但随即又笑问道。因为她实在想不通,还有什么理由,能让君友良见了自己,就跟穷人见了路上掉的金子一般,兴奋异常。

君友良面色一红。呃…

他可以说,他实在受不了汤心远那似有意,却又似无意的明白眼神么?

看着君友良的走神,以及脸颊那可疑的红,一股浓烈的老坛酸味顿时弥漫开来。

看来有人又要倒霉了。汤心远眼神微敛,低头继续烤着烤肉。君晴灵和念冰,虽说反应迟钝了一点儿,也不明白,怎么突然之间周身的温度就降了好几度,但是,看着汤心远的沉默不语,君晴灵和念冰也十分乖巧懂事地没在说话。

身后,再也没有了审视、戒备的目光,君友良心里不仅松了口气,心说自己id这个决定真的是太对了。甭管汤心远多么牛逼,实力再怎么不可捉摸,但是,还不是怕凤彩天一个女人?

君友良在心底哼了哼,看两人走近,君友良顺手拿起念冰身边已经烤好了的两串鸡翅,忙殷勤地迎了上去。

“小姐,你醒了?来尝尝,这鸡翅刚刚烤好。”

凤彩天疑惑地看着满脸堆笑的他,又余光瞥了一眼递道自己身前的两串油光发亮的两串鸡翅,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搞不懂,君友良这是要闹哪样?

难不成,昨晚他被自己的霸气给征服了?

凤彩天暗自想着,心里却觉得有些不太可能。昨晚群雄围楼,君友良可是被汤心远点了睡穴,怎么可能看见。难不成,他又精神分裂了?

凤彩天的脑门儿打了好几个问号,脑海里也不由得地想起了昨晚琼山树林里,君友良那冷酷嗜血的模样。

“你不是中毒了?”见凤彩天盯着君友良看,对于他递过来的烤鸡翅,既不拒绝,也不接受,让本就醋味儿十足的柳亦寒,不禁又偷偷地多剜了君友良几眼。

天生的王者气息,再加上那凌厉万分的眼神,君友良顿时又一种想哭的感觉。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‘才出虎口,又入狼窝’啊?

他不过是想要摆脱汤心远的精神折磨,怎么这会儿就又惹上这么一个醋坛子了?

“你中毒了吗?”柳亦寒阴寒的声音,凤彩天暮然回神,但映入眼帘的却是君友良那张汗水滴答,惨白森森的小脸。不过,目测也没什么中毒迹象,只是惊吓过度。所以稍微打量一番之后,凤彩天就收回了目光,但双眼却有些疑惑地落在了汤心远身上。

心说,该不会是这家伙一家一大早,搞的鬼吧?

“啧啧…小天天,你看做我干嘛?是不是看上我手里这块肉了?”汤心远咧嘴一笑,随后又挑衅地对着柳亦寒挑了挑眉。

“就你这破肉,我家天儿会看上?”还不等凤彩天开口,柳亦寒直接冷哼接过,随即瞪了他一眼,又转过头,用语气可以柔死人的声音,对凤彩天道:“天儿,你想吃什么,我这纳戒可,可是储备了不少宝泉楼的美食。”

凤彩天:“……”

“有粥吗?”忍住一身的鸡皮疙瘩,凤彩天掠过君友良,在君晴灵早已准备好的软凳上坐下。

“当然有!”柳亦寒跟了过去,掠过君友良时,依旧不忘很很地横了他一眼。那意思大概就是:收起你的小心思,否则要你好看!

君友良只觉万分尴尬,但毕竟是活了一万多年的老怪物,所以,仅仅是脸红不自在了一下,君友良便恢复了过来。并且,兀自找了一个离凤彩天和汤心远都比较远的位置默默坐下,静静地吃着那遭人万分嫌弃的烤翅。

只是,这下,一边儿的念冰却不高兴了。

这烤翅,可是他专门为灵儿小姐,特意寻找了冰盒封存在纳戒中的鸡翅。这可是他特意准备给灵儿小姐解馋的,凭什么让他占了便宜?

如同毛毡细针的目光紧随而来,君友良咬了两口,便疑惑地抬起头。但当他抬眸对上的是念冰那愤怒的双眼时,君友良先是一愣,随即又顺着念冰的目光瞥了一眼手里的鸡翅,便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不过,明白了又怎么样?小虾米难道还能跟大鲨鱼抢食?君友良在心里不屑地冷哼了一声,随即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便低头继续啃自己的鸡翅膀。

不得不说,这鸡翅烤得真心不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