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网站下载直播软件

郡王妃听世子这么说,忙张口急着想说什么,世子道:“母妃听儿子说完,说完要是母妃觉得不合适儿子就不再提”

郡王妃点点头,对于这个大儿子做事,郡王妃还是放心的,不像他父亲温吞的性子,头脑像了姜家人,是个聪明的。

世子接着说道:“这宋家子孙也没什么大出息,不过靠着祖宗爵位混日子,更苦况还不是长子嫡孙的,那宋几来着,看着也是个纨绔,没什么能耐的,将来也就和宋八一样了,既然小妹看不上,嫁过去日子过不好,小妹的脾气万一过不成母妃难道还要和随国公府闹义绝?那是和宋家结亲还是结仇?儿子知道母妃也是想给咱郡王府多找个助力,但母妃看这宋家能成咱郡王府的助力吗?那郝家就不同了,郝家好歹也是个知府,虽然和随国公府比不了,但我那营生却在并州,宋家只有辽东的关系,并州却无,地方上,还真别小看个知府,那可是一方的土地爷。再说那学子要是能考个进士,咱再帮他活动一二的,留在京里,郝家更是高兴,到时还能不供着小妹?”

郡王妃是边听边点头,她又用不着巴结随国公府,卖女儿才嫁进去宋家,一个国公府还用不着郡王府来巴结,只是这个女儿实在让她头疼,这么大了,还挑三拣四的,就是惦记那孟二郎,人家都娶亲了,她还是念念不忘的,这要是嫁到别处去,以后再闹个丑闻什么的,那不是给郡王府丢脸?嫁到宋府,以后叫那孟二郎姑父,看她还惦记不成?这也是郡王妃把她定给宋家的主要理由。

郡王妃想到这,就问道:“你妹子能愿意?她连宋府都看不上,找个知府的孙子,她更看不上”

世子笑道:“母妃放心,儿子看那儿郎有孟家二郎的几分品格,让儿子说,妹子并不是非得中意那孟家二郎,只不过是看上那颜色,这男子看女子找有颜色的,小妹也同男子一样,是个挑颜色的,等儿子打听好了,带小妹看一眼,保准小妹愿意,母妃要是同意了,小妹这就交给我,母妃就放心吧”

郡王妃听儿子这么说,是又气又乐,道:“这死丫头,还真是那样,回外祖家,那长得不入她眼的表哥表弟她就不理,反而是那长得漂亮的表姐表妹们她又嫉妒,也不搭理,还真是个磨人精,你说你父王就怎么把她惯成这样?老二也不像她那样的”

世子见母妃乐了,也是松口气,好不容易说通了,自己要赶紧派人打听下这郝子茂和苏府的关系远近,还有就是有没婚配了。

等送走母妃,世子想了想,哪个和苏府有关系的,想起宣平候府谢三太太就好像是姓苏,是苏府姑太太来着,想到这,就更加心喜,这等于是和宣平候府三房有了姻亲关系了,这宋四也是谢家表弟,就是前不久闹得那事实在不好看,不然让宋四去问谢三太太是最好不过的了。

想到宋四,前不久他来说不要本钱了,退股出来,说是不能给郡王府带来麻烦,这个宋四不谈他父亲,还真是个人物,要不自己就把他那本钱还了,自己郡王府也不差他那点,留人一线,也是给自己留个路。

世子就派人去打听,京里就有种人,叫包打听,这京里什么家里人家家族关系,他那是一清二楚,等管事的回来告知,那郝举人还真是苏府嫡长媳的没出五服的表弟,最近也是在苏府借住。就是不知是否婚配,这个京里的包打听就不知了。

世子本想让母妃找人去苏府先侧面问下,又想这京里多少有人都知道郡王府要和宋家下定,这时再去问,让苏府怎么想,还是自己亲自找了那郝子茂问问好了,他看那郝子茂也不是个完全的读书呆子,这婚事的门道他自己会去衡量,苏府也不可能干涉姻亲的家的婚事,他本人和郝知府同意就行了,等明儿招了人来问问就知了。

清秀低头沉思妹子粉嫩露香肩

世子也就放下这事,回内院小妾院里去了,世子妃大着肚子在园子里和陪嫁的说笑,看着世子拐进那狐媚子院子,顿时拉下脸狠狠的扭着手里的帕子。

燕旻堂,陶氏也正和苏氏说那郝子茂,说道:“这郝家儿郎是你侄媳的表弟,是你侄媳的一个在并州的姑祖母,当初你侄媳有个姑祖母嫁到那并州,这个儿郎就是她姑祖母的嫡孙,今年才中举,现住在府里,我看那儿郎不错,人长得也精神,你大哥也说学识也是不错的,我看是个好的,就想到了你家七娘子,但还没给你侄媳说,先来给你说说,你要是同意,再告诉你侄媳,他这次考中举人,进士没过,就没回并州,借住到苏府也是他祖母想让他在京里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,拜托你侄媳给打听着,你侄媳也在给他物色哪”

苏氏听了也满感兴趣,说道:“那大嫂哪天带过来,我看看,到时再让老爷看看,行的话,就问问郝举人了,就是七娘子还得一年多才回来,怕人家等不及吧”

陶氏笑道:“那家能等到儿郎中了举才想婚事,定是个心里有成算的,你家七娘子虽说是个庶出,可如今和个嫡出的也差不哪里去,我看郝家也不会计较这个,行,我哪天带了他来你见见再说”

苏氏点头,笑道:“还总是大嫂为我操心”

陶氏道:“我也是感觉过意不去,你四哥家的庭樟当初是我提的,后来不成了,总觉得欠七娘子一个夫婿,这事要是成了,我也放下心”

苏氏道:“和大嫂无关,那是没缘分,也是那庭樟没福,不是我说,哪个娶了我家七娘子,那可是前世修来的福气”

陶氏点头道:“那倒是,我就是想如果是你生的那就更好了,说什么我也得娶回来,苏府不成,娘家也成”

苏氏呵呵道:“就是辈分差了”

陶氏遗憾道:“不就是那个辈分差了,不然给我娘家大哥家,那也是好的”

苏氏又问道:“庭樟不是四月要娶亲了吗?两亲家见了吧”

陶氏幸灾乐祸的笑道:“郡王妃的庶兄从江南赶了过来,你四哥一看,更是后悔哟,还给你大哥说,还不如谢妹夫哪,气的你大哥踹了他一脚,现在你大哥对妹夫可是改观不少,说妹夫人虽混了点,但知孝爱护兄妹,人还算良善”

苏氏乐道:“大哥才发现呀,哪次老爷见了大哥不是恭敬的?老爷可是对我娘家人一直不错,一直恭敬的,从没失礼过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