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omeiapp

“柳逸也想你得很呢,本来我们约了再过一两日就去探望你,没想到你先来了。看来,恢复得不错啊!”

王财主看着毫不客气的夜萤,眼里还真是满满长辈的关爱。

这样的眼神做不得假。

有些人就是这样,相处久了,纠葛多了,不知不觉,就成了亲人一般。

所谓条条大道通罗门就是这个道理。

走向亲情的路,不光是七年之痒后的婚姻,还有一路认识一路抛甩后,剩下的那些至关重要的人。

王财主为了夜萤口中说的那个虚无飘渺的美洲,已经押上了大半身家,所以这二人的关系,还能怎么样呢?

自然是极好的至交。

夜萤身畔,宝瓶倒是存了点拘谨,不敢象夜萤那样肆无忌惮地大口大口地喝美味的羊酪,只是小小口慢慢品尝。

“哎,现在我是身体倍棒,吃嘛嘛香。”

夜萤套用了一句后世的广告语,就差没学广告里的小人跳起草裙舞了。

“看得出来,脸色红润,眉目如画,我们这大姑娘,还真是出落得越来越俊俏了。”

高贵优雅的清纯短发美女唯美艺术写真图片

王财主话里的意思,已经把夜萤当成了自已的女儿一般。

夜萤也视他如父执,难得这样一个王财主,坐拥亿万财富,竟然愿意为了一个还不知道有没有存在的梦想远走天涯,光是他这份放弃安逸的精神,就足以让后世许多探险家汗颜了。

对这样一个王财主,夜萤也没得挑了。

反正王柳逸也和她认了姐妹,说起来,王财主硬把她当女儿,也是有道理的。

夜萤美滋滋地喝完羊酪,才说出她来的正事。

宝瓶才喝了小半瓶,听到夜萤说出的事情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,这样也行?

她从来没有想过,还有人讨钱讨得这么眉目如画、明目张胆的,也就她家夜姐姐能这般理直气壮了。

宝瓶一向受穷,哪里知道富家翁的心理。

钱太多,就是原罪。

富人们总喜欢做一些乐善好施的事,一方面博取穷人的好感,一方面求得坐拥财富的心安理得。

“行,没问题,我一会就去和商会蔡会长商量一下,让每家商号自愿出资出物,明天尽早送到柳村。”

王财主一口应允了夜萤的要求。

“嗯,就是这件事了,其它没什么,我要去和柳逸说说话了。”

夜萤不厚道地利用王财主办完事就拍拍屁股要溜。

王财主看着她眉目生动的样子,不由宠溺地一笑道:

“你也不问问我那些船只货物准备得如何了?这可是要横跨大洋的举动啊!”

“王老爷你办事,我放心。若是要轮到我操心,那这次横跨大洋的举动,我才该担心呢!”

夜萤真是一脸不负责任。

“咳,你啊!”王财主看着比她还笑得象只狐狸的夜萤,无奈地摇摇头,道,“基本准备好了,等过了节就拔船出发。这一来一回,估计得大半年,到时候,你帮我看着点柳逸,别让她有什么行差踏错的。”

“这个您放心,柳逸也不是小孩子,她做事比我更老成持重。”

夜萤见王财主最放不下的还是王柳逸,不禁暗暗羡慕王小姐有这么一个好爸爸,能得到父辈如此体恤关心的,这个时代的女孩可不多啊!

在丫环的带领下,夜萤熟门熟路地绕到王柳逸的院子里。

这几天天气回升,此时大约是午后两点时分吧,阳光暖融融的,好象春天提早来临了一般。

但是南方这种天气,其实最具有欺骗性了,霜冻后的白日,往往都是出太阳的,中午的日头越大,到了夜里,反而愈冷。

王柳逸正在花园里边晒着太阳,边做着女红。一看到夜萤,她自是喜出望外,赶紧轻摇莲步上前,一把攀着夜萤的手臂,道:

“想死我了。我早几天想去你家探你,可是爹说现在别折腾,让你多休息几日。”

“没事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这一次,多亏了你们大家,要不是你们……”

夜萤也是一阵心潮澎湃。

哎,走出柳村果然是对的,看到老朋友、故交,夜萤心中的郁结之气,削减了许多。

若是还闷在家里,夜萤绝对会闷出病来的。

果然,事业和朋友都是女人忘记男人伤害的良药。

前段时间,她太迷失自已了。

和王柳逸好好一番畅叙别后之情后,王柳逸道:

“萤姐,若你要是不觉得乏,明儿个我们举办个赏菊会如何?镇上的姑娘们都心心念念着你呢!”

“明儿个不成,我还有事,后日如何?”

夜萤知道王柳逸说的赏菊会只是个由头,实则是庆贺她平安无事归来。

不过明天王财主要差人去村里做善事,夜萤自是不能缺席。

“嗯,那更好了,我还有充足时间准备一下,把菊园弄得更美。”

王小姐兴致勃勃。

象这样的赏菊会是平时镇上富户千金们最爱的社交活动,不光可以交流短长,还可以携男眷进入,是大家明面上默许的,少男少女们交流的重要聚会。

有时候,一场这样的聚会,就会成就好几对新人。

而主办这样聚会的牵头人,一般都是有头有脸的,自是不允许在聚会上发生逾矩之事,家长们都很放心。

虽然还是包办婚姻居多,但是也不是完全闭塞,如果双方条件对等,又互相看上眼,岂不更妙哉?

夜萤听着王小姐介绍,心里头还不由地感概了一下,果然有钱才是硬道理,还能适当得到恋爱上的自由,放在柳村,大家能糊饱肚子就已经万幸了,哪还敢想自已找对象的事。

眼看时间易逝,夜萤便和王小姐告辞,说要去店里看看,好久没去店里,也不知道生意如何。

王小姐听了,不由展颜一笑道:

“店里生意你倒是不用担心,赛金花的同业竞技会,更加成就花容月貌了。镇上的年轻人,不光去盘发,还眼巴巴等着预约你的妆容呢。”

夜萤听了,心内一阵喜悦漾开,咦,被端翌整天迷得晕晕的,都忘了还有另外一条生财之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