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暖视频完整版免费下载

蓝宵露一看,就知道,这个人是个练家子。他不光长得孔武有力,还知道怎么出手既有力又有效果。这一抓,五指张开,好像抓的是头顶,但是落手去一定是肩头,只是不知道会是左肩,还是右肩。

蓝宵露想起以前爷爷教过,不管对方用什么虚招,你只管出自己的,到时候,对手的虚招在你的招式逼迫之下,虚的也会变成实的。前提是,那个人和你功夫差不多。要是对方比你强,这应对方式就用不上了。

她也不知道大黑个到底是比她弱还是比她强,这根本没有别的选择。

大黑个的手爪已经抓近,蓝宵露急切间双手交叉,左手右捞,右手左点,左手成爪,右手竖指,左手抓的是大黑个的左肋,右手点的是大黑个的喉结,一上一中,一明一暗,同时身子急速侧转,右腿别入大黑个的两腿之间,左右双踢。

大黑个如果抓她左肩,她右手就直指对方喉结,这速度和力量,能让对方剧痛失动攻击力。如果大黑个抓她右肩,那她左手就抓到对方左肋,这是个出手必伤的地方。而且,她还有后着,这右脚左右双踢,讲究一个出其不意,蓝宵露又是蓄势而发,即使左右两手的攻击都失败,也能把对方逼开。

只听“蓬蓬”几声,蓝宵露暗暗松了口气,黑大个没有她想像中这么难缠,她左手成爪,正抓在他左肋,两脚也没落空,全踢在他腿上,这两下踢得很实,把大黑个踢退四步远。

大黑个一张黑脸顿时黑里透红,眼冒凶光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个小子给踢了,左肋还隐隐作痛,他嚎叫一声,道:“一起上!”

见大黑个都吃了亏,这些人哪里还敢单独上前,大黑个发一起喊,一起冲了过来,蓝手挡脚踢,但双拳难敌四手,不免手忙脚乱。

那帮囚犯不知道是为了在嘶哑声音面前表现,还是觉得蓝宵露软弱可欺,除了那嘶哑声音大马金刀坐在那里没动,所有人都投入到对付蓝宵露的阵营之中。

蓝宵露在墙角,虽然后背没有露给敌人,但是地方狭窄,却大大地局限了她腾挪的空间。

那圆脸汉子没有和众人一起扑上,但是他最奸滑,躲在后面,看准时机,在蓝宵露刚把一个刀条脸汉子踢开时,猛地扑过去抱住了蓝宵露的双腿。

要是在空间大的地方,蓝宵露还能挣脱,但是现在一动,她的后背就碰上了墙,何况打了这么久,她又饿得毫无力气,手足发软,加上之前一直处在紧张之中,精神力消耗太大,一时不知道怎么把圆脸汉子甩开。而这时,有聪明些的囚犯立刻扑上来,分别扭住了她的双手。

热裤背心过膝白袜的双马尾萝莉美少女

蓝宵露被制得死死的,再也动弹不得。

圆脸汉子发一声喊,几个人抬手的抬手,抬腿的抬腿,就把蓝宵露抬到了嘶哑声音面前。

那人看起来四十余岁,虽然是坐在那里没动,身子却很高大。

这时,圆脸汉子和大黑个几个人把蓝宵露抬过来扔在地上的草堆上,仍然死死地按着她的四肢,让她动弹不得。

嘶哑声音喋喋怪笑着道:“小兔儿爷,在这里,哪怕你再厉害,也要听爷我的!”

蓝宵露恨恨地瞪着他,这时,所有的囚犯都围在一旁,不免有些龌龊的还暗中在她身上摸一下,捏一下,她既无法躲避,也无法挣扎,心中又恨又恼又恼又无奈,心中更是涌上一阵悲哀和绝望。

她万没想到,这次到西启,竟然会遭遇这样的事情,被人无端地投到牢狱里不说,还要遭遇这样的****。

嘶哑声音嘿嘿道:“还不服气呢?黑豹,袁罡,把他扒光了,让爷好好享受享受!”

大黑个和圆脸响亮地答应了一声,就要伸手去扒蓝宵露的衣服。

只要剥开她的外衣,她是女子的身份就会暴露,到时候,迎接她的将会是更加残酷的****,蓝宵露心中已经不存幸免的想法了,她绝望地瞪着那些人,暗暗咬住了自己的舌根,有死而已,这不是一句空话,这是她在先前就想好的路。

这时,圆脸汉子的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衣衫,布片撕裂的声音传入耳中,她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扯开,虽然胸部绑着厚厚的布条,但是,肚兜的一角还是露了出来。

那嘶哑声音吃惊地道:“女的?”

这一声叫出口来,所有的囚犯都吃了一惊,那肚兜虽然遮着身体,露出的肌肤很少,但肚兜颜色鲜艳,又有大片的白布束胸,很明显这是个女子。

“啊,是个娘们?!”

那些幽幽的目光,变得更加绿了,他们在这牢里待着,少吃少穿,是男人他们也不会放过,凭空却掉下一个女人,这可真是天大的福利,天大的喜事啊。

因为太过突然,他们不由都有些难以置信般的片刻呆怔感觉。反应快的赶紧扒着蓝宵露的上衣,但是那厚厚围住胸前的布实在太碍事,他们只扯下了她的衣袖,露出了凝脂般的双肩和白生生的手臂。

蓝宵露再也不抱希望了,就在她闭上眼睛,就要用力咬下去的时候,突然听到哗啦一声大响,这一声太过响亮,把所有可在发呆或在疯狂撕扯蓝宵露衣服的囚犯目光齐齐吸引过去。

然后,他们就看见,一个青衣侍卫打扮的男子手中提着长剑,刚才这一声响,就是他用剑劈断了门上锁链的声音。

牢门口似乎还站着几个人,有狱卒的身影。

有狱卒就有钥匙,这个人,竟然等不到用钥匙开门,直接用剑劈开了牢门。

他们还没反应过来,外围的几个囚犯感觉有什么蹬在自己身上,便重重地摔开,撞在墙上再落下,跌得七荤八素,连爬也爬不起。接着,一道匹练一般的剑光突然在昏暗的牢室中闪现,从右向下斜斜一划,圆脸汉子首当其中,正好被那剑劈个正着,从脖子斜下整个被劈成了两半。

鲜血狂洒,周围的人身上都溅了不少,这样血淋淋的场景实在太惊悚,蓝宵露身上也被溅到血,又惊又疑地看着那个青衣侍卫。

青衣侍卫看到地上蓝宵露衣衫不整的样子,自然也看到了那件肚兜,顿时明白了蓝宵露是女子,一怔之下,想到先前太子吩咐时沉沉的脸色,顿时明白为什么太子会面色大变。

蓝宵露和他四目相对,本以为是荆无言来救她了,但是一想,荆无言怎么能冲到西启的地方大牢里呢,面前这人眉目坚毅刚强,还很年轻,但是,她不认识。

胆小的囚犯吓得瘫在地上,门口似乎有人要进来,青衣侍卫冷声道:“谁也不许进来!”

然后,他的身子一侧,身上披着的一件斗蓬轻飘飘地飘起又落下,刚好盖住蓝宵露的身子,他手腕抖动,手中的剑或挑或斩或劈,又结果了三个囚犯,不时有又热又腥的鲜血洒落下来,这间囚室,顿时成了一个修罗场,大黑个先前最威风,现在死得也最惨,和圆脸汉子一样,都是被生生劈成两半。

有胆小的囚犯一看这样子,哪里还敢反抗,忙跪下磕头,口中不住叫饶命。

青衣侍卫手中剑不停,冷冷道:“或者你们原本不该死,怪只怪你们自己犯了不该犯的,看了不该看的!”这句话说出来,他手中的剑更是如同毒蛇一般,十几个囚犯,在转眼之间,就被他斩杀干净。

如果蓝宵露真的只是一个男子,他也许不会下这样的狠手。但是,面前的却是个女子,而且是太子认识的女子,寻筝知道太子的心性,而且这大牢里交的全是重犯,没有哪个不该死。就算原本不该死,但看过这女子的身体,哪怕只是双肩和手臂,他也不会留下他们。

蓝宵露这时候已经坐起,把斗蓬裹在身上,遮住被撕破的衣服,但不免还是瑟瑟发抖。

青衣侍卫连杀十多人,囚室里血腥冲鼻,血流成河,守在外面,是陵州府府尹卫经武和狱卒,他们哪见过这样的血腥场景,开始时既不敢阻止,这时候更是不敢多话,尤其是陵州府府尹。

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倒了哪辈子的血霉,明明想着要讨好肖侧妃,把这小子关到这间大牢里,要叫这牢里的囚犯好好折磨这小子一番,到时候肖侧妃出了气,一定会赞他心思玲珑,说不定会赏赐多多,以后前途无量。

哪承想,正在暖暖的被窝里抱着最心爱的小妾睡觉呢,突然太子的近卫就出现在房中,拿出令牌,叫他亲自引路,来到牢中后,这近卫一声不响就杀了整间牢里的囚犯。

这个小子,到底是什么来路?他这是得罪了哪路尊神啊?

寻筝看着蓝宵露,道:“你还能走吗?”既然对方是女子,他就得保持距离,男女授受不亲。

蓝宵露点了点头。

寻筝走向牢门,蓝宵露跟在他后面。

卫经武对着寻筝道:“侍卫大爷,您这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