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37_456

> 良辰微微歪头,躲过了柒柒的手指,反手握住柒柒的纤纤玉手,眉眼含笑,说道:

“柒姐风华绝代,倾国倾城,小生心折已久,美人盛情邀约,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柒柒咯咯笑出了声,风情万种的斜了良辰一眼,眼中盛满欢喜,揶揄的说道:

“要不是姐姐我定力好,就要忍不住被你给勾走了。导演,赶紧的开始,我要正式调戏子高啦!”

因为柒柒的一句话,整个剧组略显低迷的气氛,也稍稍多了几分活泼。

道具组已经布置好了场景,灯光和收音也都准备好,打板一响,所有人立刻进入情绪。

怒放的西府海棠花海中,柒柒扮演的陈国公主轻轻挥手,打发掉身后跟着的侍女仪仗,只身一人走向花海中。

只因在花海深处,有心慕的心上人在等着自己。

公主的脚步顿了顿,目露迷离,痴痴的看像花海中那个芝兰玉树的佳公子。

殷红如血的海棠花海中,墨发如瀑,衣袂轻扬,白衣飘飘的清隽少年郎,如同误闯繁华的精灵。

陈国公主的呼吸深了几分,双手掂起裙角,朝着那白色人影疾驰而去,却在距离半步之遥的时候生生止住。

双颊微红满眼含春的抬头,轻轻说道:“韩公子果真如传闻那般风华绝代,妾心慕之,愿为公子”

粉嫩郭南汐的纯净气息

那清隽无双的韩子高脸色有一瞬间微微的尴尬,不露声色的后退一步,拱手行礼:“子高拜见公主!”

公主眼中瞬间涌起委屈的泪水:

“你为什么宁愿做哥哥身边一个侍卫,也不愿与我红绡帐暖度**,你明知我心悦你,哪怕不做这个公主。”

子高微微抬了抬手,想要帮公主拭去眼角的泪水,手举到半空,却颓然放下,眼中有无奈:

“公主,您已经有了驸马,而子高也有自己要守护的人。”

公主眼中哀色更浓,不顾身份的扑到韩子高的怀中,紧紧抱住他哀求:

“那是因为你从未体会过男女之情,你不试一试,怎么知道不喜欢?我们试一试好不好,就一次。”

看着为自己伤心的公主,韩子高眼中有挣扎也有怜惜,轻轻伸出手臂,将公主环住:

“你值得更好的,我,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完美。”

公主决绝的推开韩子高,一边流泪,一边动手将自己身上的锦衣褪下,露出白色的里衣:

“子高,求你,你爱我一次好不好,就一次。”

韩子高眼底有水光微微闪烁,对着陈国公主伸出了手。

不知是想要阻止她继续脱衣,还是想要将公主揽在怀中。

就在这时,却听见一声怒极的大喝: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怒气冲冲的陈文帝气急败坏的走来,刷的一声抽出腰间的佩剑,从韩子高的咽喉略过,直指公主的胸膛。

这一点点细节,就可以看出陈文帝还是不舍得伤韩子高半分,只能将全部的怒火对准自己的妹妹。

韩子高不惧陈文帝的怒火,从地上捡起公主的锦服,为公主穿上,不让她狼狈的一面被人看到。

因为韩子高一系列回护的动作,公主仿佛突然生出勇气,将自己的胸膛,往陈文帝的剑尖上撞过去。

吓得陈文帝迅速收剑,怒吼:“你疯了。”

公主也瞬间气场全开:“我没疯,疯的是你,我喜欢子高有什么不对?你凭什么阻止我们在一起?”

陈文帝怒极,直接将韩子高揽在怀中,冲着公主挑衅:“现在你明白了吧?他只能是我的。”

虽然早有猜测,可是事到眼前才发现自己根本受不了。

怒急攻心,公主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点点猩红落在韩子高白色的衣裳,如同那盛开的海棠花。

韩子高猛地挣开陈文帝的制皓,疾步上前接住摇摇欲坠的公主。

俊美无双的脸上有慌乱不安,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眸中,怜惜、不安、痛苦、挣扎几种情绪相互纠缠。

韩子高将公主横抱起来,眼中有泪水滑落:“公主,你不要怕,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,你会没事的,相信我。”

公主气若游丝的伸出手环住韩子高的脖子,眉眼都是笑:“子高的心跳的好快,是在为我担忧吗?”

韩子高抱着公主穿梭在海棠花海中,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是,是,你说的都对。”

看着两人渐渐离开的背影,徒留在原地的陈文帝满眼的痛苦,海棠花海中挥剑发泄自己的痛苦。

“卡完美,过。”

容导扯着嘶哑的嗓子吼一声,但很多人的情绪,依然沉浸在刚刚的戏中,一时间竟然不能出戏。

容导也没有继续吼,就是他的眼睛也微微有些发红,只能说三人刚刚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。

爱而不得的公主,挣扎两难的韩子高,被亲情爱情折磨的帝王,每个人都在痛苦。

不管是敢爱敢恨情绪大爆发的陈国公主,还是在痛苦中抉择的韩子高。

或者是害怕心爱之人爱上妹妹的恐惧,打击折磨的陈文帝。

三个人的情绪,情感都完美的诠释的将这种矛盾和压抑诠释了出来。

最关键的还有那一气呵成的台词,绝对完美的一场戏,即便是容导,都无法挑剔。

点睛之笔应该就是良辰居然毫不费力将柒柒给抱了起来,容导自己都被惊到了。

如果不是良辰抱着柒柒离开时的一气呵成,夏夜扮演的陈文帝的情绪爆发也不这么浓烈。

只能说一环扣一环,三人的完美配合,才有了这一场完美的没有瑕疵的戏,一条过!

容导脑子里回想的全是刚刚的场景:

白衣飘飘的韩子高,抱着锦衣华服的公主,穿梭在海棠花海中,渐行渐远,那画面实在是太美。

就在众人发呆的时候,良辰抱着柒柒回到了现场,老远就冲着容导大喊:

“容导,你给我做主啊,公主她赖上我了,非要以身相遇,我怎么办?”

柒柒做出一副柔若无骨的样子,紧紧抱住良辰的脖子:“容导,她偷走我的心,不该赔我一颗心吗?”

夏夜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笑着起哄:“你胡说,她是我的人,我的人,赶紧的起开,别赖啊!”